喬治克隆尼主演電影原著"繼承人生"

讀創館獨家試讀活動!


繼承人生原文書封.jpg



 


小說AMAZON★★★★ 評價/電影IMDB★★★★★★★★★評價

同名電影暫訂二月上映,Alexander Payne執導(《尋找新方向》、《心的方向》),喬治庫隆尼主演

金球獎戲劇類最佳電影、最佳男主角、最佳導演、最佳女配角、最佳劇本等多項大獎入圍

 

 

命運已經改變了Matthew King一家人,夏威夷皇室的後裔,該州最大的地主之一,也是一個不稱職的丈夫及父親,對他的兩個女兒也一直維持疏離姿態。

直到一天,他的妻子發生意外住院,面臨生命危險,他不得不開始審視自己的過去與未來,同時也面臨著是否要賣掉土地的抉擇,並在這次意外中發現原來妻子早就出軌。

最後他決定帶領兩個女兒—十歲的好勝的Scottie與十七歲有藥物成癮症的Alex,前往尋找妻子的情人……

 


 2.jpg   


Hemmings Kaui Hart


夏威夷出生,科羅拉多大學與史丹佛大學研究員畢業

3.jpg

 
第一章 荳蔻之戰

窗外陽光普照,成群的八哥鳥啁唧個不停,棕櫚樹一棵棵隨風搖曳著,但又怎樣?我人好好的卻待在醫院裡。我的心臟盡責地跳著,腦裡卻不停地竄著各種訊息,既響亮又清楚。

我的妻子坐靠在病床上,就好像搭飛機時的睡姿一樣。她的身體僵硬,頭歪歪的側向一旁,雙手擱在大腿上。


「不能讓她躺平嗎?」我問


「等一下」我的女兒史考蒂說著,便拿起拍立得相機對著她的母親拍了張照片。我按下床邊的控制鈕讓妻子的上身緩緩躺下,我的女兒則在一旁搧著那張照片,直到她幾乎躺平後,我鬆開按鈕。


這是喬安妮陷入昏迷的第二十三天,接下的幾天內我得根據醫生所下的最後判決做出一些決定。

老實說,我只要知道醫生對於喬安妮病情的看法就夠了,因為喬安妮有生存的意志,我就沒有什麼好決定的,她一向是自己做決定的。


今天是星期一,強斯頓醫生說星期二會與我談談。這個約定搞的我很緊張,像是要去赴個浪漫約定一樣。我不知所措、不知所云、更不知道要穿什麼才好。

我甚至排練著自己的回答與反應,但我只知道在理想狀況下該說些什麼,而對於不利的情勢卻絲毫沒有準備。


「你看」史考蒂說,她的本名就叫史考蒂,因為喬安妮以為援用她父親「史考特」這名字會很酷,我卻無法茍同。


我看著這張照片,感覺很像那種偷拍別人睡覺表情的惡作劇照片,這到底哪裡有趣了?「人在睡覺時真的不知道可以發生多少事」我心中默默想著「看看這些無法察覺的事情,妳就知道自己有多脆弱。」

但這張照片中,誰看了都知道她不是單純地在睡覺而已。喬安妮的手臂上吊著點滴,還有一種叫做「氣管內管」的東西插在她的口中,外面接著一台通氣機來幫助她呼吸。

她還需要靠鼻胃管來進食,而醫生開給她的處方也夠維持斐濟島上一整村的人口的醫療用了。史考蒂在一旁紀錄我們的生活來作為她社會課的研究報告。

躺在皇后醫院病床上的喬安妮,持續昏迷進入第四周。昏迷程度用格拉斯哥指數來說明為十分 ,以瑞裘認知功能層級 來看則是達到第三級。

意外發生時她正在比賽,她從離岸的快艇上摔出,快艇當時正以時速128公里前進著。我想她應該會沒事的。


「她目前對於外界刺激呈現無定向的非特定型態反應,雖然偶爾會出現些特殊反應,卻沒有任何一致性。」她的神經科醫生這麼向我解釋著。

這神經科醫生是個年輕女人,說話時左眼會輕微地抽動,而她極快的說話速度總是讓我不知道要怎麼發問。「她的反射動作有限,對任何形式的外界刺激,都會以相同的反射動作回應」她接著說。

這些敘述怎麼聽都不覺得是好消息,但我知道喬安妮一定還堅持著。我相信她會沒事的,而且總有一天一定會復原的。我對事情的判斷很少有偏差。


「她為什麼參加比賽?」神經科醫生問我


這問題對我來說有些莫名其妙,「想贏吧,我想。第一個達到終點的就贏了。」


「把那關了吧!」我對史考蒂說。她把照片貼在書上後就拿起遙控把電視關了。


「不,我說的是這個。」我指著窗戶說著─外頭的陽光、綠樹還有那些在草皮上跳來跳去的鳥兒,喙裡銜著遊客與路旁那些瘋女人丟的麵包屑「關上吧!真是糟透了。」


這些熱帶風情真的讓人很難專注在憂鬱的情緒上。

在大城市裡,就算皺著眉頭走在大街上也不會有任何人向前關心或是鼓勵你面帶笑容,但在這兒每個人的態度都以為能住在夏威夷是件非常幸運的事,就如同置身天堂一般,真去他媽的天堂。


「真夠噁心的!」史考蒂說,她將卡著的窗簾拉上,直到遮住所有窗外的景色。


我希望她沒有發現我正在打量她,而眼中所見的也真讓我渾身不自在。她看起來是個很敏感又讓人感到生疏的人。她今年十歳,而十歳的人都在做些什麼呢?

她用手指繞著窗戶玩著,又在那喃喃著「這樣搞不好會得禽流感」,然後就拱起雙手放在嘴上發出小喇叭的噪音,她腦袋真的有問題。天曉得她腦袋裡在想些什麼?

說到她的腦袋,她好歹也該去剪個頭髮或梳個頭,在她頭頂上竟然起了一團一團的小毛球。「她都去哪剪頭髮?」我心裡想著「她到底有沒有剪過頭髮?」

此時她搔搔頭皮,然後盯著自己的指甲看著。她穿在身上那件T恤上面印著「不是你要的女孩,但也不是不行。」感謝老天她長的不是特別漂亮,但我想以後也可能會改變。


我看著自己的手錶,這錶是喬安妮送我的。


「夜光錶針搭上珍珠母貝鏡面」她送我時這麼說


「花了多少錢?」我問


「想不到你看到手錶後的第一個問題竟是這個?」


我當下就知道自己所說的話傷了她的心,因為她花了很多功夫來選這個禮物給我。

她是個喜歡送禮的人,而且總會花心思去注意他人,然後藉由送禮來告訴他們,她是個有花時間去了解與聆聽他們的人,至少看起來是這麼回事。我當初不應該問價錢的,因為她不過只是想表現出她是懂我的。


「幾點了?」史考蒂問我


「十點半」


「還早」


「我知道」我回答,但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好。我們兩個現在會在這裡,不只是因為我們來這看顧喬安妮,期望她每晚能有些進展,像是對光、聲音或是刺痛能有些反應;除此之外,其實我們也無處可去。史考蒂平常都要整

天上學,然後艾絲忒會接她下課,但這星期我覺得她應該跟我一起在這兒多待點時間,所以我讓她向學校請假。


「妳現在想幹嘛呢?」我問她


她打開她那本剪貼簿,這作業好像佔去了她所有的時間。


「不知道,吃東西吧。」


「平常這時候妳都在幹嘛?」


「上學」


「星期六呢?要是星期六妳會幹嘛?」


「去海邊」


我試著回想上一次由我負責照顧她是什麼時候的事?然後又為了什麼要照顧她?

想想好像是她一歳、一歲半左右的時候,那時因為喬安妮得要飛去茂依島拍照,但她找不到褓母,然後她爸媽也沒空之類的。

我那時候正在出庭辯護一場官司,趁休庭之際在家準繼續備資料,所以我就把史考蒂放在浴缸並在裡頭丟了塊香皂,然後站在一旁看會發生什麼事。

她先是用手拍打水花,然後想要喝浴缸裡的水,接著她發現那塊香皂後就伸手想去抓,香皂溜掉了,她又想再抓一次,她小小的臉蛋上滿是驚奇。

我悄悄地回到走廊上,在那我架設了自己的工作檯還有一個嬰兒無線監視器,只要聽到她在笑就知道她沒有被淹死。不知道這招現在還有沒有用?

把她丟進浴缸裡,然後丟給她一塊愛爾蘭之春。


「那我們可以去海邊」我說「妳媽有帶妳去俱樂部嗎?」


「當然,不然是要去哪?」


「那就這麼說定了。等妳跟妳媽講完話,我們跟護士打聲招呼,然後回家兜一下就來去海邊。」


史考蒂從她的的相簿裡抽出一張相片,揉一揉後丟掉。我不知道是哪一張相片,但如果是她媽媽躺在病床上的照片,那也不會是最好的傳家相片。

「我想要許願,」史考蒂說「我想要許願去哪呢?」


這是我們常玩的遊戲之一;時不時她都可以許願講一個我們曾經去過的地方,只要不是我們當下所處的地方即可。


「我的願望是我們在牙醫診所那裡」她決定後說


「我也是,我希望我們是去那照口腔X光」


「然後媽媽她一定是要去美白牙齒」她說


我真希望我們是在布藍奇醫生的診所裡,我們三個因為笑氣 嘴唇發麻,但是心情卻好的很,來個根管治療「笑果」可能會更好,或是隨便來個手術之類的,真的。

我希望我是待在家裡工作,因為我要決定誰能夠得到我們家族從1840年代就擁有的那些土地。這筆交易將會售出我們家族所持有的全部土地,六天後我就要跟六罐表哥見面,所以現在我很急著想要研究所有相關資料,然後我

們會一起決定要選哪個買家。我把這件事情一拖再拖實在是不太負責任的行為,但其實我們家族對於這件事情也拖很久了。

我們漠不關心自己的家族財產,非要等到其他人來承擔這些事情,其中包含了我們的財產與債務。


看來我非得讓艾絲忒帶史考蒂去海邊了。我想跟她說,但又覺得自己很丟臉所以說不出口。我老婆躺在醫院裡,我女兒需要雙親的陪伴,而我卻必須要工作。這跟我把她放在浴缸裡有什麼兩樣?


史考蒂正盯著她媽媽看著,她倚身靠在牆上,手不停在玩著自己的裙襬。


「史考蒂」我說「如果妳沒有話要講,那我們就可以走了。」


「喔,好,」她說「那走吧。」


「妳不想跟妳媽說一些學校的事情嗎?」


「她從來也不在乎學校發生什麼事…。」


「那妳的課外活動呢?妳事情多到比總統還忙。看看妳的剪貼簿,給她看看。還有妳那天口吹玻璃做了什麼?」


「做了個『蹦』。」她說


我屏氣凝神看著她,邊想自己該怎麼接這段話。她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是覺得自己說了什麼不尋常的話,而我也真的搞不懂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喔?這麼有趣,」我接著說「什麼是『蹦』?」


她聳聳肩說「有個高年級的傢伙教我做的,他說蹦可以拿來裝洋芋片、莎莎醬或是任何我想的到的食物,就好像個盤子之類的。」


「妳有留著這個…『蹦』嗎?」


「算有吧」她說「但是拉森老師要我改做成一個花瓶,這樣我就可以插點鮮花,然後送給她。」她指著她媽媽 。


「這建議太棒了!」


她滿臉狐疑的看著我「你不需要對我用『女童軍日行一善』的口吻講話。」


「喔,不好意思。」我說


我坐在椅子上往後仰,眼睛盯著天花板那些洞看著。我不懂我為什麼不擔心,而我真的不擔心。我知道喬安妮一定會沒事,因為她總是沒事的。

她一定會醒來,然後史考蒂就會有媽媽,然後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我們的婚姻,然後我就可以卸下把心中那些懷疑。

我要把那些土地賣掉,然後買艘船給喬安妮,這樣的驚喜一定會讓她高興地對我回眸一笑。


「上一次躺在病床上的可是你。」史考蒂說


「沒錯」


「而且上次你對我說謊」


「我知道,史考蒂,請原諒我」


她講的是我上次住院的事情,因為我騎機車出了小車禍。我在跑道上打滑,整個人飛過機車手把摔進一堆紅土裡。

出事後我自己回家,然後告訴喬安妮還有史考蒂事情的經過,我堅稱自己沒事而且不需要去醫院。接著史考蒂就開始對我進行一連串測驗來證明我講的話一點也不可信。

喬安妮也參與其中,她們倆一搭一唱,極其嚴厲,真是壞透了。


「你看到幾根手指頭?」史考蒂問我,我以為自己看到的是她的小指頭跟拇指。


「鬼扯」我說,我才不想要這樣被測試


「回答她」喬安妮說


「兩根?」


「嗯,好」史考蒂小心翼翼地說「把眼睛閉上,用手摸你的鼻子然後站起來」


「鬼扯,史考蒂,我才不幹。而且妳根本把我當酒後駕車一樣」


「照她的話做」喬安妮對我大聲了起來。她對我一向是這麼大聲的,但這真的就是我們倆的溝通方式。

她一大聲我就會覺得自己很笨,但又有被愛的感覺。「用手摸你的鼻子然後站起來」


我站著不動以示抗議。雖然我覺得自己不太對勁,但是我真的不想去醫院。我想讓這不對勁的感覺留在身體裡,看看最後會怎樣。

不過我卻沒有辦法自己把頭抬起來「我沒事」。


「你很賤」喬安妮說


她是對的,當然。「妳說的沒錯」我說,腦袋同時浮現醫生對我說「你受傷了」,然後要我支付一千美金的醫療費用去做一堆不必要的事情,再給我一堆不可靠又充滿警告的建議,就為了怕被我告。此外,我還要自己去應付

那些會故意弄丟資料文件的保險公司,為就是拒絕理賠,因此醫院只好把我的名字列入欠款催繳名單裡,之後我就會開始接到一堆催繳電話,成天跟那些連高中學歷都沒有的人打交道。

即使到現在我也不太相信醫生,那個說話很快的神經科醫生還有我們的神經外科醫生都說他們必須要維持她腦中的氧氣濃度以及控制腦水種的程度。

這聽起來很簡單呀!要讓一個病人吸到足夠的氧氣根本不需要外科醫生。我揉一揉著自己的右邊腦袋,邊想著醫生們對於喬安妮病況的那些對話。


「看看你自己」喬安妮說,我正盯著牆上那幅死魚的畫看著,試著回想當初是在哪買這幅畫的?我試著唸出畫家的名字「布藍迪‧裘基爾?邱吉爾?」


「你連看都看不清楚了」喬安妮說


「所以我怎麼可能看的出來我現在到底好不好?」


「閉嘴,麥特。準備上車去醫院。」


我穿好衣服後坐進車裡。


檢查結果發現我的第四對腦神經受損,就是連結大腦與眼睛的神經,這也說明為什麼我看東西時會無法對焦。


「你很有可能會死掉」史考蒂說


「不可能」我說「誰需要第四對腦神經呀?」


「你說謊,因為你說你沒事,還說你看得到我的手指。」


「我沒有說謊,我猜對了。而且,那時候我還會看到疊影,有兩個史考蒂。」


她瞇著眼睛,仔細地檢視我講的這些藉口。


我記得那時我住院的時候,喬安妮會在我的果凍裡加伏特加;她還會戴上我的眼罩然後跳上病床跟我一起小睡片刻。

真的很棒,那大概是我們在一起做過最後一件美好的事了。


我心中叨叨地懷疑她一件事,就是覺得她好像,現在或是過去,愛上了另一個男人。

她當初被送進這間醫院時,我有翻了她的皮夾想要找她的保險卡,卻在她的皮夾中找到一張小小硬硬的紙條,這種藍色的紙好像就是設計用來寫秘密一樣。紙條上寫「想妳,我們在靛藍見」。


這紙條可能好幾年有了。她常常會找到很久以前旅行時留下的泛黃收據,或是一些公司早消失的名片,還有「水世界」及「光榮」 的電影票根。

這張紙條也有可能是她那些同志模特兒給她的,那些傢伙總有一堆甜蜜的屁話。而這張紙條所用的小紙卡真的就是那很女性化的蒂芬妮藍。

那時我告訴自己不要亂想並試著去忘記這張紙條。

一直到最近我開始想到她喝酒時那種迂迴又帶挑逗的態度,然後一旦喝多了,身邊又總是那些女性朋友時,婚外情似乎理所當然,如果她不刻意避免的話。

我老是忘記喬安妮小我七歲,也總是忘記她需要常常被讚美與取悅。她需要被渴望的感覺,但我卻常因為忙碌而沒空讚美她、取悅她,或是渴望她。

不過,我還是很難想像她真的有婚外情。我們已經認識彼此超過二十年了,我們懂得彼此也不會過度期望。我喜歡我們所擁有的,而我知道她也這麼以為。而現在我的疑慮真的不怎麼合宜。


史考蒂還在凝神對我盯著看「你很可能就這樣掛掉」她說。


我想不透我那場意外有沒有改變了什麼。最近史考蒂老是在挑我的缺點講,還有我的把戲跟謊話。好像她是面試官一樣,而我是個候補人選,應徵「父親」這職位。

她跟艾絲忒都在幫我準備面試一樣,我是這樣想的。我想告訴她們我沒有問題,雖然現在我只是個替身角色,但我很快就會恢復大明星的身份了。


「你還想許願去哪呢?」我問


她正坐在地上,用下巴靠在椅子座墊上「去吃午餐」她說「我肚子快餓扁了,還有汽水,我要汽水。」


「我希望妳可以跟她說說話」我說「妳要在我們離開前做這件事,我可以去買汽水給妳,給妳一點隱私。」

說完我便站起來伸個懶腰,當我眼神掃到喬安妮時,我感覺很糟,我竟然活動自如。


「妳要無糖汽水嗎?」


「你覺得我很胖嗎?」史考蒂反問我


「不,我不覺得妳胖。但是艾絲忒餵妳吃太多甜食,我覺得妳要開始吃一些排毒餐。如果妳沒有意見的話,我們要開始做些改變了。」


「什麼排毒餐?」她舉起她瘦長的手臂伸了個懶腰。我注意到她在模仿我的動作與談話。


「就是妳姊姊早該做的事」我喃喃說著「我一下就回來,不要亂跑,跟妳媽說話。」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月10日起至2012年1月18日止 


【如何獲得試讀機會】

 即日起至 1/18止,痞客邦會員獨享報名參加《繼承人生》試讀,我們將選出20位報名者,由凱特文化寄出試讀本,讓痞客邦的會員可以搶先閱讀精彩好書!

(以本網頁迴響留言時間為準,逾期恕不受理。)


1.在本活動網頁下方回應文章處貼上您的部落格網址內容標題為“我要參加《繼承人生》試讀活動”,並以幾句話說明你為何想讀這本書。


2.寫下你的熱情承諾:「我承諾在2012年2月5日24點之前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出本書的讀後感」


試讀本名額:20 名 (視參加者條件情況) --- 於20號寄送試讀本

 

【讀創館的獨家試讀還有這些好康!】

獲贈試讀本的讀友,請於2012年2月5日(日)前,完成下列步驟:

入選者將獲贈《繼承人生》試讀本一冊,請在徵求日期內完成下列試讀心得寄送。
 

3.在時間內發佈試讀心得,並來信至凱特文化信箱mail:angelahsu.work@gmail.com


信件主旨請註明「我的《繼承人生》試讀心得」,於信中附上試讀心得

(請存成word檔),並附上發表連結及聯絡方式(真實姓名、聯絡電話、含郵遞區號地址),就可以獲得《繼承人生 》新書一本囉。



讀創館還會精選出4篇精彩的試讀心得於2/13號在編輯推薦和大家分享喔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取消該次得獎資格。

為了更快讓大家得到贈書記得要在留下迴響的時候確認自己的痞客邦會員資料有沒有填寫確實喔!  


【活動獎項】 

《繼承人生新書乙本。(20)

105x145.jpg           

l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